简体 | 繁体
 首页 | 部门介绍 | 思政教育 | 学生资助 | 学生事务 | 心理咨询 | 学生就业 | 辅导员协会 | 工作研究 | 规章制度 | 下载专区 | 党务公开 
 
 

“80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问题解析与路径创新
 

——一种后现代主义视角的审视*

游林生 胡德平 王丽娜 徐畅

(上海体育学院 学工部,上海,200438)

[摘 要]“80后”大学生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也经历着我国在现代化建设过程出现的后现代色彩的洗礼。经过对上海高校“80后”大学生的调查可见,目前“80后”一代大学生虽处于“现代”的社会阶段,但他们身上已经深深烙上了后现代主义的色彩与特征,具有了十分明显的后现代主义倾向。这种倾向从多元价值、放逐理想、张扬个性和虚拟生活等方面对主流意识形态、理想信念教育、德育统一标准和现实教育模式产生了巨大挑战。因此,我们要充分借鉴后现代主义教育理念,从价值取向、目标定位、课程设置、师生关系和实践策略等方面,来创新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路径,构建适应“80后”大学生“后现代主义”倾向要求的思想政治教育范式。

[关键词]“80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后现代主义

“80后”的一代是备受社会瞩目和关注的一代,他们在思想特点、成长发展、心理特征、公共关系、社会责任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不同以往的转变,具有与新中国成立以来任何一代人都不同的思维方式、性格倾向和关系模式。这种变化根源于社会的变迁。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工业化不断深入的同时,信息化也在不断发展,现代化社会建设过程中弥漫了浓厚的后现代色彩。这种“共时性”的特征在“80后”一代大学生身上具有明显的体现,给当前的高等教育尤其是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带来了巨大挑战。所以,以后现代主义的视角来审视“80后”一代大学生的思想变化,并探索如何在尊重他们多元发展的基础上弘扬主旋律,成为当前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

一、“80后”大学生的后现代主义倾向:基于实证研究的分析

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是一场发生于欧美60年代,并于70、80年代流行于西方的艺术、社会文化与哲学思潮,旨在对现代主义进行批评和扬弃,“向一切人类迄今为止所认为究竟之际的东西进行挑战,志在摧毁传统封闭、简单、僵化的思维方式。”[1]其要旨在于放弃现代性的基本前提及其规范内容,其本质是一种知性上的反理性主义、道德上的犬儒主义和感性上的快乐主义,它的基本特征是反传统、反理性、反权威、反控制、反中心主义,追求自我价值,主张张扬个性,崇尚个人自由。

后现代主义是一种在各个领域广泛发展的“复杂的同时存在物”[2],因此,为了更加全面地了解和揭示“80后”大学生的后现代主义倾向,我们根据后现代主义的各种表征,从理想信念、政治意识、生活态度、网络生活、个性倾向、认知视角、行为方式等方面设计调查问卷,对上海不同高校、不同专业、不同性别的“80后”大学生进行了随机调查。共发送调查问卷1250份,有效回收1210份,数据采用SPSS统计软件中的描述性分析系统进行分析处理。从问卷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在理想信念和价值信仰上,大多数“80后”大学生理想信念坚定持久,基本信仰明确,但也有部分学生理想信念缺失,“80后”大学生的总体价值信仰趋于多元。

在关于理想信念的调查中,25%的学生“始终都有”理想信念支柱,42.6%的学生“大多数时间有过”理想信念,但也有25%的学生“曾经有过”和7.4%的学生“从来没有”理想信念。后现代主义者以放逐理想为己任,[3]理想信念的缺失是后现代主义的典型表现。

价值信仰日趋多元化,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对主流价值观的认同已不是“铁板一块”,“非常认同”和“比较认同”马克思主义的占76.8%的主流,同时,“比较不认同”和“非常不认同”的也分别占17.6%和5.5%;二是认同不同价值信仰,在有84.71%的学生对共产主义持赞同态度的同时,也有很大一部分学生赞同实用主义、享乐主义、功利主义和个人主义的信仰,甚至还有部分学生对宗教持赞同态度;三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眷恋,89.6%的学生认为传统文化对当下的中国社会“很重要”或“有些规范作用”,84.2%的学生对“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传统理念“非常认同”和“比较认同”,85.9%的学生喜欢中国节日。

部分同学理想信念的缺失和价值信仰的多元使他们不同于改革开放之前几代人的政治狂热,而更加认同鲜活的社会生活,政治在他们这里成为了“失落的神殿”。调查显示,“比较不认同”和“非常不认同”团员身份的占了很大的比例(27%);同时,对加入中国共产党吃不积极态度的也占了近三成。

2、在自我实现和公共关系处理上,“80后”大学生在更加关注自我、崇尚个人价值的同时,也能正确处理各种公共关系,能够实现个人价值与国家意志、社会责任、集体要求、他人发展的协调与统一。

“80后”大学生并非人们普遍认为的是关注自我的一代,在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个人前途和个人命运之间的关注度上,更多的学生选择了“关注前者的基础上也关注后者”(34.7%)和“关注后者的基础上更关注前者”(31.0%)。在社会责任的实现上,他们能够积极参与志愿服务,能够在通过志愿服务“丰富大学生活,增知识长才干,并为今后发展积累机会”的基础上“真诚服务社会”。在对个人与集体、个人与他人的关系处理上,“80后”大学生又体现出坚持集体大局、自信而谦逊、善于听从别人建议和善于尊重别人的公共关系特征。他们“非常认同”(29.1%)和“比较认同”(52.9%)“个人行为的好坏直接影响班级、学校整体形象”这一观点;他们自信却不自傲,“总是”(8.6%)或“常常”(59.9%)习惯听从他人的建议;96.98%的人能够尊重别人。

“80后”大学生的上述特征,正是后现代主义思潮强调从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角度来谈论自我的体现,或许,“这里或多或少带有一些追求自我实现的成分。其实这正是80后的特点。从中,我们恰可以发现他们的个人自由或自我实现与国家意志、社会责任之间的契合点,恰可以发现这一代人的个体选择与国家意志、社会责任相协调相统一的实现路径。”[4]这种对自我价值的定位,抓住了自我的本质,是符合自我发展规律的。

3、在对社会现象的认知上,“80后”大学生在表现出渐趋理性的同时,也表现出反对中心、拒斥正统的后现代倾向。

在基本认知上,非中心化和反正统性是后现代主义的基本特征。从某种意义上讲,非中心化和反正统性是相同意义的不同表达,它反对任何一体化的梦想,拒绝任何建立统一的、普遍适用的(无论是思维的、社会的、文化的或美学的)模式的努力。[5]“80后”大学生对有关社会现象的认知分布,明显体现了这种后现代主义的倾向。

在对待“愤青”现象的认识上,“80后”大学生有65.77%认可“只知抱怨现实,无力改变现实,应该同情”,55.82%认可“只知狂轰乱炸,不负言论责任,应该批评”,74.06%认可“具有爱国意识,不知理性行动,应该宽容”。在如何看待“超级女声和芙蓉姐姐”现象上,43.80%的学生选了“是新一代青年个性不同方式的表现,值得鼓励”,77.66%的学生选择了“是造星时代的集体狂欢,只是娱乐”,73.38%的学生选择了“是人人相当明星的追求方式,可以理解”,47.43%学生选择了“是青年一代的哗众取宠,应该反对”。按照传统的认知方式,针对上述社会现象的评判选择,应该集中于某一个共识的选项,但是,在“80后”大学生的认知中,明显出现了各个选项平分秋色的局势,说明“80后”的一代大学生拒斥统一的评判,反对声音的一致,体现了多元并存、兼容并蓄的认知特征。

4、在生活方式上,“80后”大学生游弋于现实生活和网络生活两个生活空间,非常适应现实的和虚拟的两种生活方式,他们在网络生活中的虚拟行为成为后现代主义的重要标志。

“80后”的一代大学生一开始就是中国网络世界中虚拟生活的主体,网络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离不开的生活空间和生活方式,网络对他们来说“是现实生活的补充”(86.91%)、“是精神空虚的慰藉”(72.94%)、“是时代发展的必然”(82.81%)。在网络空间中,他们以“获取新闻”、“查找资料”为主,同时“聊天交友”和“游戏娱乐”也是网络生活的重要内容。35.1%的同学经常在网络上发表一些与别人观点不同的评论,62.8%的学生热衷于使用诸如PMP、GF、KDM和7456、528等网络语言,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同学(31.2%)能够在网络生活中体会到自身价值。显然,网络生活成为“80后”大学生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种生活方式中,他们可以放逐权威,可以“为所欲为”,其往往是一种嬉戏的态度,可以“将事实与虚构、现实与神话、真理与谎言、原创与模仿等量齐观”,网络话语方式与后现代主义话语方式不谋而合。[6]

5、在个性表达上,“80后”大学生是个性张扬的一代,他们思维活跃,取向多元,但个性的表达方式却是通过独到的思想言论来体现的。

“80后是个性张扬的一代,常常根据自己的判断进行选择、根据自己的追求发展个性。”[7]调查显示,76.5%的学生认为自己是一个有个性的人,任何人都不可代替。但是,“80后”的个性张扬却不是我们通常所认为的肤浅的标新立异,他们个性的表达方式却是体现在独到的思想言论上,他们认为“不同寻常的思想言论”是个性的表达方式,通过“比较独特的发型设计”、“标新立异的服饰打扮”和“与众不同的举止行为”这三个外在表征表达个性的仅占36.53%、30.58%和29.34%。思想是社会现象的深刻镜像,在反权威、反中心的后现代主义看来,思想无主流才是思想自由的原本的状态。可以说,“80后”大学生思想的多元化和无主流的表达,恰恰是他们这一代人“张扬个性”的体现和最鲜亮的“个性”标签。

二、“80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问题解析:后现代倾向的挑战

从上面的调查分析看,目前“80后”一代大学生虽处于“现代”的社会阶段,但他们身上已经深深烙上了后现代主义的色彩与特征,具有了十分明显的后现代主义倾向,这一方面值得肯定,很多是符合人性成长需要、有利于社会发展的;另一方面,这也对当前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提出了巨大的挑战。“80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因此所面临的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广大教育工作者的关注和重视。

1、多元价值VS主流意识形态

在我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不但是党的一项光荣事业,也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使命,是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内容,其根本目的就是要巩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大学生思想中的统领地位,就是要保证社会主义事业的持续发展和代代相传。当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体现,是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所在。

然而,“80后”大学生多元化的价值信仰和思维方式势必会对主流意识形态形成冲击和挑战。“后现代主义的一个基本主张是对于差异性的强调和对于统一性的否定,主张多视角考察问题,这对于正确认识世界的多样性是有利的。但是如果把多元化思维推广到极致,就会损害到我国主流意识形态建设。”[8]这是因为,如果按照后现代主义反权威、反中心的怀疑观点,势必会对任何指导思想包括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持否定态度,主张指导思想的多元化和实用主义的唯实论调。所以,如果任由多元化的价值信仰和思维方式在“80后”一代大学生中滋长和蔓延,就不可避免地形成“非意识形态化”和“去意识形态化”,各种不利于大学生成长的思潮会侵蚀他们的思想,进而造成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在众多的思潮面前无所适从的尴尬局面。因此,克服多元价值的后现代主义倾向的不良发展,正确处理大学生思想领域的“多元化”和“主旋律”的关系,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引领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是新形势新任务的迫切要求。

2、放逐理想VS理想信念教育

《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下文简称《意见》)指出,理想信念教育是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核心,其主要目的就在于通过理想信念教育,在大学生这个重要的青年人群体之中,弘扬以爱国主义为主要内容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重点的时代精神,发扬集体主义精神,坚定社会主义信念,使全体大学生始终保持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和不屈不挠的坚强意志。

然而,“80后”的部分大学生理想信念的缺失是个不争的事实。理想的被放逐往往导致“游戏”人生的生活态度和休闲随意的生活方式。这对于大学生的理想信念教育无疑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一方面,在这种意识的支配下,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为之奋斗的斗志会在这部分学生中被消解,他们的价值观中出现实用性、功利性、自我中心等倾向,享乐主义渐成一种文化意识形态和生活态度;另一方面,“对于远大理想的‘告别’,对于各种道德规范与社会责任的漠视,‘怎样都行’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对于思想政治教育来说无疑是一副强力‘消解剂’,它使任何思想政治教育都成为多余,其直接后果是社会占主导地位的道德标准被模糊,荣辱观被抛弃。而一旦放弃了对社会和他人的责任意识,放弃了道德标准和价值原则,进而以极端个人主义、利己主义作为自己的人生哲学,必然会出现价值危机。这无论是对个人还是社会都是十分有害的。”[9]

3、张扬个性VS德育统一标准

“张扬个性”是整个社会对“80后”一代大学生的普遍共识。这种个性的张扬其实质是不同思想张扬的体现,在他们看来,思想是自己最鲜亮的标签,不同的思想应该得到共生、共容和共存,不存在思想的对与错,这实质上是对“现代主义”中理性主义和普适主义的质疑和挑战。

思想政治教育属于“现代性”的范畴,其目标是要培养符合一定标准的人才,维护社会秩序与和谐发展。[10]而这“一定标准”恰恰成了后现代主义“张扬个性”、强调异质标准和差异存在的挑战之处。利奥塔指出,“让我们向统一的整体开战,让我们见证那不可呈现的,让我们持续开发各种歧见差异,让我们大家为正不同之名而努力。”[11]基于同样的逻辑,在后现代主义看来,思想政治教育也不能追求共识和统一的标准,而应强调宽容性,主张差异性,人是人的目的,应然的人完全取决于人的自我选择与角色定位,而不是其他什么目的的旨归与限定。应该承认,这种认识是一种历史的进步,也是人本真价值的回归,但是,我们在鼓励张扬个性的同时,很显然不能放任任何个性的无限张扬,它会挑战思想政治教育关于“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标准要求。

4、虚拟生活VS现实教育模式

“互联网技术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以数字化为基础,用数字化及多媒体技术来模拟现实,以达到模拟真实世界的效果。”[12]网络时代的到来改变了“80后”大学生的生活方式,把他们带入到了一个虚拟的空间世界中。他们比较熟悉、也比较习惯于网络世界的虚拟生活:精通网络语言、了解网络行为规则、懂得网络生存方式,热衷于网络聊天,热衷于游戏娱乐,网络购物、网络恋爱、网络创业等虚拟行为应有尽有,甚至还有的玩起了“网络同居”[13]

“80后”大学生的虚拟生活方式,对思想政治教育的现有模式提出了挑战,影响了思想政治教育的观念、内容、方法和途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㈠](1)改变了教育对象的时空观念,引发了虚拟与现实的矛盾。当虚拟环境和虚拟生活被内化为自我意识后,虚拟环境形成的人格特征就会被移植到现实环境中,并与现实环境中的游戏规则发生冲突,出现逃避现实或反现实的心理和行为。(2)改变了思想政治教育信息的生态环境,使主导性和主旋律教育面对更加严峻的挑战。国际互联网出现以后,思想政治教育信息与其他各种各样的专业信息、娱乐信息、甚至批判和排斥思想政治教育的信息垃圾共同存在,为思想政治教育信息的有效传播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西方一些对我国长期存有敌意的国家也利用虚拟环境中的许多方式进行意识形态的直接或间接的渗透,也必然冲击主旋律教育的效果。(3)调整了思想政治教育的主客体关系。在网上,教育主体和教育客体处于平等的地位,网络的开放性为每一个上网的人提供了获得信息的可能,教育主体在信息方面的优先性已经不存在了。由此,思想政治教育通过在信息的封闭条件下建立起来的教育权威性也受到了弱化。

不能否认“80后”大学生的有些后现代倾向是有利于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开展和大学生自身成长的,但是,我们更要看到那些与思想政治教育所倡导的范式不相适应的后现代主义倾向,它们会放逐思想政治教育的终极理想,解构思想政治教育的理性建构,打破思想政治教育的秩序逻辑,将崇高低俗化,将完整碎片化、将主旋律多元化。“80后”大学生后现代主义倾向的这种挑战,不能不成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重点关注和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

三、“80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路径创新:后现代主义的启示

当前,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就要求我们理性面对“80后”大学生群体随着社会发展而日趋体现出的“后现代主义”倾向,要求我们在准确把握他们“独特”的思想观念、思维模式和性格倾向的基础上,充分借鉴后现代主义教育理念,创新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路径,构建适应“80后”大学生“后现代主义”倾向要求的思想政治教育范式。

1、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价值取向:崇尚和谐

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现代性”主张教育主体与教育客体之间的二元区分和对立,强调教育主体的主导地位及其积极性、创造性和能动性,认为客体处于从属地位,是消极的、被动的、接受的。这不可避免地会造成主客体之间的对立与矛盾。后现代主义充分认识到了这一对立与矛盾,提出了“主体死亡”、“人已死亡”的口号。后现代主义对主体的消解“破除了主-客二分法,摧毁了一方胜过另一方的权威地位,中断了同主体范畴相联系的独断权力关系,并由此消除了其隐藏的层系(等级系统)。”[15]产生了积极意义,因此,“在后现代主义中,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对立关系,已经被一种新型的和谐关系所取代。崇向和谐,是后现代主义价值取向的重要维度。”[16]

契合“80后”大学生后现代主义的思想倾向和当前我国构建和谐社会、寻求科学发展的大背景,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价值取向也有必要摈弃二元论,真正树立起系统整体观念、民主平等原则和动态发展观点,切实处理好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我的辩证关系。为此,思想政治教育活动要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弘扬人文精神,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实现人的身心和谐;要通过加强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教育、深入进行社会主义理想信念教育、深入开展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加强法制教育等途径,促进人们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形成社会认同、社会共识,实现人与社会的和谐;要把生态教育和科学发展观教育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内容,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17]

2、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目标定位:人的发展

后现代主义的兴起对一种根深蒂固的“现代”教育理念提出了巨大挑战。“现代性下的教育目的往往是为了培养优势文化的支持者”[18],强调思想政治教育的国家本位、社会本位,主张培养“完人”,却对思想政治教育下的“人”的多元性、差异性、层次性等有所忽视。后现代主义正是从“人”的角度出发,在教育目标上采取一种较宽泛的态度,承认差异性、偶然性,强调人的主体性、创造性。

受此启发,思想政治教育的目标应该立足大学生个体自身发展的现实要求,定位于“人的发展”,即思想政治教育应指导、引导和支持大学生个体成为他们愿望成为、可以成为或可能成为的样子,而不是规定、要求他成为社会或教师所预定的模式。这种“发展”定位至少应该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全面发展,即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二是差异发展,即思想政治教育基于大学生的个体差异和个性差别,尊重个体人各自的禀赋、需要以及能力,尊重个体人的发展与选择,并根据个体能力发展的不同而给予有所差别的教育;三是层次发展,“既应培养社会公民,又应培养时代精英;既应坚持普适性规范,又应重视多元价值,还应激励大学生崇高理想的产生。”[19]

3、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师生关系:交互主体

师生关系是教育中的最基本关系,师生关系的模式直接影响着教育效果。长期以来,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的师生关系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权威性“灌输-说教”关系,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处于高高在上的权威者的位置,过度强调自身在“思想”、“价值”、“信仰”等方面的正确性和全知性,学生处于被动的、听从的位置,教师的“霸权话语”支配着师生之间的对话形式。

信息社会的到来全然打破了这一逻辑,尤其是网络的纵深发展从根本上打破了信息的时空限制,改变了传统条件下信息资源是教师专利的状况,学生在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方式等方面有了更多的自身话语权。所以,后现代主义要求从“交互主体”来重新建立师生关系。为此,针对“80后”大学生的后现代主义倾向,我们有必要建立一种“交互主体性”的新型师生关系:(1)互惠共生。消解师生二元关系,打破思想政治教育教师的绝对话语权威,使师生在对共同话题的合作探讨与交流中达成一致,使“他们合作起来共同成长”[20]。(2)平等对话。师生以平等的姿态,可将理想信念、价值信仰、人格塑造、道德养成、成长经历等作为思想政治教育主题放于某一情境中共同探讨,教师要既能平等地接受与理解学生的见解,又能高屋建瓴地引导学生推进思想发展;学生在对话中则可以更充分、更自由地发表自我见解,发挥自我能动性,在批判、借鉴、吸收教师及同学的见解中推翻或强化、整合或充实、形成或重建自我见解。(3)情感保障。师生关系的保障是基于情感的,建立在尊重、爱、谦恭、相信他人的基础上,而非“师道尊严”和社会约束。

4、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策略:情境体验

现实中的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对于辅导员来说,更多的是办公室谈话与说教;对于思想政治课教师来说,更多的是课堂传授与灌输。二者不但都不能很好地了解学生的真实想法,不能很好地把握学生真实的思想状况,反而还会被他们多元的价值观念和拒斥正统的思维方式所消解,教育效果往往会因此大打折扣。所以,根据他们思维活跃、张扬个性、喜欢通俗等的特点,可以有目的地引入或创设具有一定情绪色彩的、以形象为主体的生动具体的思想政治教育场景,以引起学生一定的态度体验,从而让学生在对情境的体验与体悟中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进而促进自身的健康成长。在这个过程中,“教师的作用没有被抛弃,而是得以重新建构,从外在于学生情景转向与情景共存。权威也转入情境之中。”[21]针对“80后”大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采取情境体验的实践策略,可以改变理性教育对学生后现代“感性主义”的压制,释放大学生的思想活力,让他们在情境体悟中感悟,进而选择正确的价值信仰、树立远大的理想信念、找到适合的人生方向和发展路径。

参考文献


*本文为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资助项目——2008年上海市学校德育决策咨询课题研究成果。


[1]王治河.论后现代主义的三种形态[J].国外社会科学,1995(1).

[2][英]史蒂文·康纳.后现代主义文化——当代理论导引[M].严忠志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第二版前言.

[3]任红杰.后现代主义是怎样放逐理想的[J].高校理论战线,2005(1):53.

[4]翁铁慧.从抗震救灾看80后的精神世界[N].文汇报,2008-08-21.

[5]柳鸣九.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4.14.

[6]蔡登秋.网络文化的后现代色彩[J].三明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1):23.

[7]翁铁慧.从抗震救灾看80后的精神世界[N].文汇报,2008-08-21.

[8]李辽宁.后现代语境下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的挑战及其对策[J].思想教育研究,2008(5):44.

[9]李辽宁.后现代语境下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的挑战及其对策[J].思想教育研究,2008(5):44.

[10]李辽宁.后现代语境下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的挑战及其对策[J].思想教育研究,2008(5):44.

[11]陈利民.后现代主义的特征及对现代教育的审视[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3(4).

[12]黄少华.重塑自我的游戏:网络空间的人际交往[M].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02.55.

[13]刘佳宁,王婷彬.“网络同居”开支不小 “精神出轨”备受争议[N].羊城晚报,2008-08-21(B09).

[14]李辉.网络虚拟环境与思想政治教育关系初探[J].思想理论教育,2005(3):39-40.

[15][美]波林·罗斯诺.后现代主义与社会科学[M].张国清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71.

[16]任鸿杰.后现代主义的价值取向[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0(2):79.

[17]韦春北.论思想政治教育和谐功能的实现路径[J].思想政治工作研究,2008(6).

[18]陆有铨.躁动的百年——20世纪的教育历程[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7.169.

[19]赵志毅,赵艳平,肖鸿雁.高校德育研究的后现代语境[J].高等教育研究,2005(12):90.

[20][巴西]保罗·弗莱雷.被压迫者教育学[M].顾建新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31.

[21][美]小威廉姆·E.多尔.后现代课程观[M].王红宇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84.

已是首条
下一条:沟通与分享:辅导员队伍专业化建设的校本学习机制初探
关闭窗口

 

版权信息 © 2013上海体育学院      学生工作部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