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首页 | 部门介绍 | 思政教育 | 学生资助 | 学生事务 | 心理咨询 | 学生就业 | 辅导员协会 | 工作研究 | 规章制度 | 下载专区 | 党务公开 
 
 

奥林匹克运动蕴含的德育启示及实践创新维度
 

上海体育学院 游林生 张 盛

摘要:奥林匹克运动自创始以来就一直和教育特别是青年教育联系在一起。中国成功举办奥运会所形成的巨大精神财富激励青年教育工作者必须以一种“站在新的起跑线上”的姿态,认真思考和探寻奥林匹克运动中内含的德育工作启示。奥林匹克主义是一种以体育为手段、以人的全面发展和价值的充分实现为目标的教育信念或教育理想,回溯奥林匹克运动史,审理奥林匹克精神的内在理路,可以将奥林匹克运动的教育指向归结为三重和谐:即人的身心和谐、人与人的和谐发展、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三重和谐”的教育指向使奥林匹克运动作为一种德育的资源、手段和途径成为可能。首先,奥林匹克运动在教育价值的实现途径上体现为鲜明的实践性;其次,奥林匹克运动所信奉和实施的教育是向生活开放、向自然之境敞开的教育,体现了情境的开放性;再次,奥林匹克运动是一种符合时代精神,催人上进的教育理念,它随着客观自然的变迁、经济社会的兴替和人类进步的嬗变而更新发展,有着鲜明的时代性。基于上述观点,德育实践创新呈现在三重维度之中:第一,德育途径转变维度中的实践创新是指,从德育的目标出发,设计、组织以受教育者为主体的丰富多彩的具体实践活动,在实践过程中,借助教育者的主导作用,发挥学生的自觉与自主作用,发展、建构受教育者的道德认知、道德情感、道德信念、道德思维和道德能力,最终形成自觉的道德行动;第二,德育情境创设维度中的实践创新是指,要避免把德育从生活中抽离出来,使之成为一种相对封闭、孤立、单向度的空间,而是要创造供受教育者体验的情境,引导其在体验中生成新的思想道德境界;第三、德育资源开发维度中的实践创新是指,要面向新生活和时代发展的主题,不断提炼新的德育命题,使之成为具有贴近性的德育资源。

关键词:奥林匹克运动 德育启示 实践创新维度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实现了中国人民举办奥运会这个中华民族的百年期盼,它不仅为全世界人民贡献了一场无与伦比的竞技体育盛会,而且充分彰显了中华民族的强大凝聚力和向心力,提高了全社会文明素质,激发了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增强了国家文化软实力,“是我们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上的又一次历史性跨越,也是我们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进的又一个新的起跑线”。[①]奥运会的举办是一个综合的、复杂的、全面的系统工程,它所涉及的参与者由各类人群组成,而青年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群体。我国广大青年尤其是青年大学生在北京奥运会举办期间,或以志愿者身份直接亲身参与其中,或通过各类媒介和途径感受了奥运的巨大魅力,无不身不由已地处于奥运所营造的特定场域中,构成了一幅情境独特的画卷。奥林匹克运动自创始以来就一直和教育特别是青年教育联系在一起。中国成功举办奥运会所形成的巨大精神财富激励青年教育工作者必须以一种“站在新的起跑线上”的姿态,认真思考和探寻奥林匹克运动中内含的德育工作启示。虽然作为一种特定的文化和政治现象,奥运景观具有不可复制性,因而不可能构成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德育情境,但它所激发的强大的教育力量却要求我们必须超越将奥运视为一种特定景观的思维,并在一个更高的层面抽象出奥运所蕴含的教育资源和价值要素。

一、三重和谐:奥林匹克运动的教育指向

奥林匹克运动是从现代奥林匹克主义中诞生的一种社会运动,其目的是通过组织没有任何歧视和符合奥林匹克精神的体育活动来教育青年,从而为建立一个更加和平和美好的世界作出贡献。《奥林匹克宪章》在奥林匹克主义的基本原则一章中这样定义“奥林匹克主义”:现代奥林匹克主义是一种生活哲学,它把提高人的体质、才智和意志素质结合为一平衡的整体,把体育运动与文化和教育融合起来,创造一种使人们在奋斗中寻求乐趣的生活方式。[②]透过这一定义或基本原则可见,奥林匹克主义是一种以体育为手段、以人的全面发展和价值的充分实现为目标的教育信念或教育理想。长期以来,知识教育和道德教育成为了教育的全部,体育不仅丧失了其本体论的价值,而且其方法论的价值也似乎被完全忽视。这导致的显性结果是青少年的体质水平明显下降。然而,更具危害性的是其隐性结果,即一方面是体育作为一种教育手段的缺失和隐没,另一方面是体育的缺失导致了教育的完整性和系统性受到根本损害。毛泽东在《体育之研究》中对体育、智育和德育的关系有深刻的阐述:“体育一道,配德育与智育,而德智皆寄于体。无体是无德智也。”[③]这表明,作为受教育者,其道德属性的确立建立在其自然属性的基础上,而对教育者而言,必须重视“体”相对于“德”“智”在客观层面上的优先地位。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对人类竞技水平的激发固然不可小视,但其最具生命力之处实则是其教育指向,即一个大写的、丰满的、和谐的人、人类甚至人性。回溯奥林匹克运动史,审理奥林匹克精神的内在理路,可以将奥林匹克运动的教育指向归结为三重和谐。

第一,人的身心和谐。奥林匹克运动从文化、道德、人性等方面对人的发展提出了全面的要求,即注重培养人高尚的品质、热爱生命的态度、执着追求的理想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其所要求的重在参与、公平竞争、奋力拼搏和永不言败是社会生活中重要的行为规范和价值观念,而勇敢、坚毅、自制和进取更是人不断奋进所必须具备的品质。正如雅斯贝斯所指出:“在体育运动中,我们感觉到某种毕竟是伟大的东西弥漫于这个事业之上。体育运动不仅是游戏,不仅是纪录的创造,它同样也是一种升华,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振兴。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体育运动体现着永不满足、不屈不挠、不断进取的精神,旨在实现着从自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彰显着人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因此,奥林匹克运动的核心教育价值是旨在激励人向上奋进,永不满足,战胜自我,超越自我,不断瞄准新的目标,攀登新的境界。

第二,人与人的和谐发展。奥林匹克运动注重培养人们之间真诚、理解、合作的友谊,倡导公平公开的竞争,强调人际间的理解、尊重和团结。更为重要的是在现代社会中,体育对人的行为方式、情感方式、生活方式产生着巨大的影响。体育已渗透到现代人类生活的各方面。无论是一场紧张激烈的足球赛、排球赛,还是一届精彩纷呈的奥运会,无不牵动着上至总统、元首,下至平民百姓的心,深刻体现出体育精神具有的社会性价值。奥林匹克运动深刻体现着体育的社会价值,注重发挥这种价值,有助于人们打破各自狭窄的眼界,以一种博大的胸怀,去认识和理解自身视野以外的事物,学会和谐包容,美美与共,不断吸取他人的优秀品质,强健自己的生命机体,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使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与交流得以向更高层次提升。

第三,人与社会的和谐发展。奥林匹克主义主张通过增强体质磨练意志和培养高尚情操,使人得到身、心和精神方面的全面发展,通过体育与文化教育的结合,促使人的身体素质、道德精神获得和谐发展和提高,又主张体育运动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以促进建立一个维护人的尊严、和平的社会。正如《奥林匹克宪章》所提出的那样:“奥林匹克主义的宗旨是使体育运动为人的和谐发展服务,以促进建立一个维护人尊严的、和平的社会”。因此,体育具有促进人的和谐发展并最终提升社会和谐的可能。

二、三重特性:奥林匹克运动的德育启示

奥林匹克运动内含的“三重和谐”的教育指向使其作为一种德育资源、手段和途径成为可能。胡锦涛总书记在奥运会残奥会总结表彰大会上发表讲话时指出:“广大奥运志愿者真心奉献、友爱互助,向世界展现了中国志愿者的时代风采,为祖国和当代中国青年赢得了巨大荣誉。广大奥运建设者、工作者、志愿者自觉把个人追求融入全民族的奥运理想之中,把个人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紧密结合起来,把实现个人价值与为国家作贡献紧密结合起来,以强烈的使命感、荣誉感、责任感,创造了无愧于祖国、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时代的光辉业绩。”志愿者服务是青年与奥运互动的形式之一:青年参与奥运、服务奥运,成就了奥运的辉煌;奥运教育青年,激励青年,成就了青年的历练。奥运与青年的互动揭示了奥运对德育工作可能带来的启示,即在奥运这一情境中所显示却可以超越此情境的某种特性,它为德育工作提供了具有相对普遍性的指导原则。

第一、德育途径的实践性。奥林匹克运动在教育价值的实现途径上体现为鲜明的实践性。奥林匹克以体育为基本载体,体育作为教育组成部分和教育手段的一种形式的重要性并非仅仅出于“无体是无德智也”这一客观的生理性因素,更重要的是体育体现着一种最原发的实践性。为了追求身心和谐,使生命机体与内在精神达到完美平衡,身体实践成为人一切实践的起点和基础。身体的实践不仅促进了肌肉的强健和血液的循环,而且生成了以意义为核心、以符号为表象的文化。道德、意志、精神品质等作为文化的高级形态同样始于最原始的实践,如千锤百炼的机械运动造就了钢铁般的意志和顽强,超越自我和挑战极限催生了超常的力量等,其根本的机理在于使作用于身体的力量向思想和精神层面投射并迁移。中国古代在道德教化中重六艺之传习,其中礼、乐、射、御等均为不同形态的身体实践,是古人最重视的教育手段。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中的竞技者和观赏者将节制、均衡、优雅等气质深藏于一言一行之中,使道德实践与身体实践实现了深刻的同一化。创作于希腊古典时期的雕塑《掷铁饼者》取材于当时的体育竞技活动,刻划的是一名强健的男子在掷铁饼过程中最具有表现力的静态瞬间,然仅此瞬间的静态亦传递了一种深沉肃穆的道德感和生命意识。中西文化脉络中的道德教育实践无不始于身体实践,如前文所说,现代教育中两者的分离导致了德育力量的弱化和生命气息的缺失。

第二、德育情境的开放性。奥林匹克运动所信奉和实施的教育是向生活开放、向自然之境敞开的教育,它立足于体育,并将其影响力和动员力延伸到经济、政治和文化等领域,借助现代传媒等传播和通讯技术,使其与人生活的世界打通了壁垒、嫁接了关联。青年志愿者“把个人追求融入全民族的奥运理想之中,把个人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紧密结合起来,把实现个人价值与为国家作贡献紧密结合起来”全赖于其身处的情境是开放的、真实的和丰富生动的,身处其中使青年感到他们不只是一个与周遭世界毫无关联的个人,而是青年的一分子、国家的一分子、民族的一分子,甚至世界的一分子。正如“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主题所昭示,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是生命和梦想共同体的成员,在这一共同体内部,每一个人都是其生存世界的全息点,它既浓缩也映射出其所处的情境。

第三、德育内容的时代性。奥林匹克运动是一种符合时代精神,催人上进的教育理念,它随着客观自然的变迁、经济社会的兴替和人类进步的嬗变而更新发展,与人类文明的演进、交流、融合、进步紧密联系,各类先进文化随着时间推移将被其吸收。北京奥运会“绿色、人文、科技”的理念与当今时代人们对自然生态、社会发展和科学技术力量的综合把握和深刻认知密不可分。因此,作为一种教育资源的奥林匹克运动具有一种吐故纳新的品质,能够不断将时代文明的精华转化为自身的教育质素,从而使其以最贴近当代人的形式来发挥凝聚、激励和引导作用。正是由于这种时代性特征,奥林匹克运动可以成为社会文明进步的催化剂和重要载体,成为培养青少年现代化意识的重要阵地和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相融合的实验基地。[④]德育工作要提升亲和力和感染力就必须不断从所处时代的生动实践中提炼资源,更新内容,使其符合教育对象的思想实际和生活实际。

三、三重维度:德育实践创新的多维审视

奥林匹克运动的教育指向为丰富德育工作理念提供了积极借鉴,2008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所凝炼和积淀的精神财富为德育工作提供了有益启示。然而,唯有超越将奥运作为一种特定景观和场域的思维才能将其提供的借鉴和启示推而广之,使之成为审视德育实践创新的一种维度。与上述三重特性相对应,德育实践创新的维度包括德育途径转变、德育情境创设和德育资源开发。

第一、德育途径转变维度中的实践创新。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道德生活“是有关人们利益关系的实践理性生活,是追求人格完善、社会和谐与公正的创造性生活。”因此,德育作为一种教人向善的手段,必须与人们的道德生活实践联系在一起的。实践是德育最为根本和基本的途径,离开实践活动的德育,只能是灌输式的和“吊书袋”式的教育,是缺乏主体认同和鲜能在实际中践行的德育。知善不等于行善,道德知识的灌输只有和道德实践结合在一起才有意义。按照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一切道德上的动机都归因于人们在实践中调整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关系的需要。只有通过德育实践,才能使受教育者真正体会到道德律令的秩序与其头顶的繁星一样,尤其必然性和崇高性,从而产生道德需求,激活道德体察和实践的积极性、主动性。同时,德育的过程是有目的的道德实践过程,是受教育者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引发道德冲突并不断思考、判断和解决冲突,从而达到提升道德能力与素质的过程。奥运志愿者服务中的德育维度即为以实践为最主要特征的德育,它体现了德育目标、过程与手段的统一。因此,转变德育途径应从德育的目标出发,设计、组织以受教育者为主体的丰富多彩的具体实践活动,在实践过程中,借助教育者的主导作用,发挥学生的自觉与自主作用,发展、建构受教育者的道德认知、道德情感、道德信念、道德思维和道德能力,最终形成自觉的道德行动。

第二、德育情境创设维度中的实践创新。“道德不是谈资和可以旁观的事件,道德的学习不能在事不关己的讨论中,在冷眼旁观中进行。”[⑤]德育实践需要一定的情境,这种情境必须源于生活世界,尤其是生活世界的种种关系之中,它们构成了道德体验的原点。因此德育最生动和真实的情景就是生活本身,生活的经验包含着大量的道德困惑甚至冲突,但也蕴含着丰富的道德营养,迫切等待着道德判断、抉择和反思消化。每个人只有在生活的具体情境中学会辨别真善美、假恶丑,才能最可靠地获得扎实的道德认知,产生具有强大惯性的道德情感并作为其生活的常态保存下来,构成一种道德习惯。“教育的根本意义是生活之变化。生活无时不变,即生活无时不含有教育的意义。”[⑥]以青年大学生的生活经验为基本情境的德育是其在与其所处环境的互动中体验得到的,具有极大的稳定性。因此,德育情境的创设要避免把德育从生活中抽离出来,使之成为一种相对封闭、孤立、单向度的空间,如学校思想道德规范知识传输体系和生硬的道德虚拟空间,这将使德育丧失与生活世界的复杂性联系。只要是带有体验价值的生活场景,都要积极关注、挖掘和利用。如积极利用大学校园内部及其与社区和城市发展互动过程中的各种德育资源,创造供受教育者体验的情境,引导其在体验中生成新的思想道德境界。这样的德育以从学生所熟悉的事件、人物和环境切入,使学生在特定的情景中自觉地接受和形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和品德操守,感悟道德的主体性,将进一步增强德育的实效性和感染力。

第三、德育资源开发维度中的实践创新。德育途径的转换和情境的创设必然导致新的资源获得开发。书本课堂中的德育知识只是德育资源的一个种类,生成于历史和传统之中的德育叙事需要用生活气息和时代精神予以活化更新。因此,德育资源的开发首先要面向新生活和时代发展的主题。社会的变迁和大学生所处的生活世界的变化生生不息,需要德育工作者不断提炼新的德育命题,使之成为具有贴近性的德育资源。惟有如此,道德养分才不会固守在圣人定下的规范里,才能不断从时代发展脉搏中汲取道德的生命气息。其次,要相信每一个人都有不断生成道德资源的潜力,尤其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要保持一种开放性,通过相互沟通和交流生成新的道德智慧、道德意识和道德能力,达致一种新的道德境界。

参考文献:


[①]胡锦涛.在北京奥运会、残奥会表彰大会上的讲话[ N]人民日报,2008-9-30(2).

[②]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Olympic Charter[EB/OL]. [2007-12-26] .http://multimedia.olympic.org/pdf/en_report_122.pdf

[③]毛泽东.《体育之研究》[M] .人民出版社.1979 年版.

[④]朱小丽.论奥林匹克运动的时代价值[J] .吉林体育学院学报,2004(4).

[⑤]高德胜.《生活德育论》[M] .人民出版社.2005 年版.

[⑥]陶行知.《陶行知教育思想理论和实践》[M] .安徽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

上一条:传统武德与当代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契合性研究——当代大学生德育教育新思路
已是尾条
关闭窗口

 

版权信息 © 2013上海体育学院      学生工作部
Copyright @ 2013 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